[玩具] 真˙侍魂:霸王丸地獄變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0.48389400 1221584200.jpg

「霸王丸吞了一大口酒壺裡的酒,八成過喉下肚;剩下的一些他鼓嘴一噴,噴在那亮閃閃的武士刀上,壯碩的手臂上集了一把氣力握刀向下,不知道是汗還是血還是剛才噴上的酒,啪嗒一聲被灑在泥濘的土地上。齜牙咧嘴的表情好像是在輕視對方;但同時又能明白讓人感受到早已豁出性命,只求勝利不求苟活的絕世態度。

黑面罩遮臉、身著黑衣的矮小裁判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早已久候多時的兩人中間,裁判的雙手握緊了旗幟向下一揮,武鬥開始!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0.13594800 1221588707.jpg

霸王丸把握先機出了一個輕砍再下一個重砍!對手早就料到這招,橫咯便是一擋,鏗鏘架開! 霸王丸一見攻勢受挫轉瞬間順著身形又是一招,輕腳、輕腳,再是一個輕腳,對手冷不防被這接連幾腳踢了一個踉蹌還回不過神來才一抬頭馬上又是刀光閃,唉呀是個重砍!這回一躲不掉便硬生生地吃了一刀,大量鮮紅的血由胸口斜噴出來,防禦!一定要馬上防禦...」

今天晚上我難得在電玩主機前面不顧一切玩得入神兼大呼小叫,只因為比爾大叔賜給我們的美好主機 xbox360 推出了 真˙侍魂:霸王丸地獄變(小時候好像以為是 侍魂二代)。


由 dAb 發表於 12:57 AM | 迴響 (2048) | 引用

June 20, 2008

[雜感] 發明了C語言的人現在是Google的員工。

為了找到無名防盜連機制的破解方法,在網路上逛了許久,
不是為了什麼邪惡的意圖,而是為了開發出能夠造福人群的好工具。

總之,結果就是-很難破解

雖然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把圖片連結丟到Flash Get一類的軟體去下載就給下載,放到瀏覽器網址列就打不開。

不過在亂逛的途中,看到有人寫了C語言發明人 Ken Thompson趣事(還有這裡)。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1213905435.jpg

Ken Thompson (left) with Dennis Ritchie

主要是說,如果發明C語言的人,在C語言的編譯器裡面寫個後門,那麼往後用這個編譯器編譯出來的所有程式,或者用這個編譯器所編譯出來的其他編譯器,都會有這個後門在,當然,用這個「有後門的編譯器編譯出來的編譯器所編譯出來的程式」,依然會有這個後門。生生世世輪轉步息,比轉法輪還厲害。換句話說,就算是現在這位Ken桑走到妳桌前,然後輸入他自己的帳號密碼,結果竟然就成功登入了妳的電腦,那可能也一點不奇怪。

到Wikipedia找了一下這位Ken桑的資料,中文版的網頁結尾寫著:

「2000年12月時,湯普遜退休,
離開貝爾實驗室,成為了一名飛行員。」

之後翻了一下英文的頁面,發現果然中文頁面的資料已經老舊了,他的最新狀況是:

「...and now works at Google
as a Distinguished Engineer.」

發明C語言(幾乎是現在電腦作業系統的基石)的人,現在竟然是在兩個年輕人所創立的網路公司底下工作,感覺實在很妙,有點像是發明電話的貝爾現在正在中華電信上班一樣奇怪。相比起來,中文頁面裡頭,已經過期的「湯普遜退休,離開貝爾實驗室,成為了一名飛行員。」,實在要來得浪漫多了。

由 dAb 發表於 3:27 AM | 迴響 (1214) | 引用

June 16, 2008

[網路] Google與我老爸之間的相關性

上一篇文章當中,我不僅拋棄了反躬自省的能力,而且還堅持己見硬是去搜尋了158和157在網路上出現的比例,想要證明158這個數字在網路上比較受歡迎。雖然結果差強人意(41:40),不過,我卻驚訝的意外發現了一個事實:

Google幫我把情色暴力的內容過濾掉了!

以下內容有限制級成份在內,兒童不宜,喜歡再進去。(NSFW)


由 dAb 發表於 3:24 A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15, 2008

[薄小說] 記憶中的愛

就讓我對妳
如同西蒙波娃與沙特一般
在書信往返裡 緒思究理一番地
討論一些人生、歷史與愛情之類 既大且小的命題吧

今天我在步上台電大樓捷運站 2號出口的當兒
突然福至心靈地

知道為什麼做愛可以去到
心靈深處 很裡面的地方
想像之外 很遙遠的距離

為什麼。
是句號,因為我已經給了它答案。
並不是我得到了答案,而是我給了它的。

因為我們
從我們的祖先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開始
一直以來都不斷重複做過的事情
也就只有做愛而已罷

如果生命在很早很早以前誕生在這個星球時所被賦予的唯一任務 就是繁衍生命的話
那麼這還真是一件已經累積了許久的一項共同記憶

在我們的腦袋、肌膚、生殖器 還有每一個細胞裡面
說不定都還有著
千億分之一 關於單細胞緊靠著細胞壁衍生出生命 的記憶
百萬分之一 在白堊紀海洋裡尾巴緊緊相連的一對海馬 的記憶
萬分之一 身為爬蟲類而在溼地上交纏拍打的記憶
這些應該就是地球的記憶
生命的記憶吧

如果說
去做一件事情 就可以輕易的回想起
與做那件事情有關的記憶
那麼
去做愛 應該就可以輕易地看見
大量的 激烈 潮濕而黏膩的 生命繁衍當中的記憶吧

這些像無數秘密寶盒一樣跨越時空的群體記憶
基因裡頭所累積的道道印記所匯聚而成那樣
巨大 模糊的 沒有邊界 像宇宙星雲一般朦朧閃爍著的
記憶之地
應該就是我們每次筋疲力竭地 旅行去到的 無以名狀 的地方吧


走吧!下一次我們就這樣子一起去到了白堊紀!
來吧!讓我們成為岸邊交纏恩愛的兩棲物種!
啊!一個翻身我們又墜入蔚藍海洋中成為那兩尾相交的海馬!
做吧!就這麼一次低聲嘶吼地一起飛向無垠記憶的邊境
愛!


唉...


這麼說來,
做愛之後的感受,無論多麼複雜而莫名其妙,
那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由 dAb 發表於 3:52 PM | 迴響 (0) | 引用
All Pages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