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5, 2008

[薄小說] 記憶中的愛

就讓我對妳
如同西蒙波娃與沙特一般
在書信往返裡 緒思究理一番地
討論一些人生、歷史與愛情之類 既大且小的命題吧

今天我在步上台電大樓捷運站 2號出口的當兒
突然福至心靈地

知道為什麼做愛可以去到
心靈深處 很裡面的地方
想像之外 很遙遠的距離

為什麼。
是句號,因為我已經給了它答案。
並不是我得到了答案,而是我給了它的。

因為我們
從我們的祖先 祖先的祖先的祖先開始
一直以來都不斷重複做過的事情
也就只有做愛而已罷

如果生命在很早很早以前誕生在這個星球時所被賦予的唯一任務 就是繁衍生命的話
那麼這還真是一件已經累積了許久的一項共同記憶

在我們的腦袋、肌膚、生殖器 還有每一個細胞裡面
說不定都還有著
千億分之一 關於單細胞緊靠著細胞壁衍生出生命 的記憶
百萬分之一 在白堊紀海洋裡尾巴緊緊相連的一對海馬 的記憶
萬分之一 身為爬蟲類而在溼地上交纏拍打的記憶
這些應該就是地球的記憶
生命的記憶吧

如果說
去做一件事情 就可以輕易的回想起
與做那件事情有關的記憶
那麼
去做愛 應該就可以輕易地看見
大量的 激烈 潮濕而黏膩的 生命繁衍當中的記憶吧

這些像無數秘密寶盒一樣跨越時空的群體記憶
基因裡頭所累積的道道印記所匯聚而成那樣
巨大 模糊的 沒有邊界 像宇宙星雲一般朦朧閃爍著的
記憶之地
應該就是我們每次筋疲力竭地 旅行去到的 無以名狀 的地方吧


走吧!下一次我們就這樣子一起去到了白堊紀!
來吧!讓我們成為岸邊交纏恩愛的兩棲物種!
啊!一個翻身我們又墜入蔚藍海洋中成為那兩尾相交的海馬!
做吧!就這麼一次低聲嘶吼地一起飛向無垠記憶的邊境
愛!


唉...


這麼說來,
做愛之後的感受,無論多麼複雜而莫名其妙,
那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由 dAb 發表於 3:52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10, 2008

[薄小說] 情色˙旅館文學

哪裡來的那麼多旅館?
晨星、麗閣、客來思樂!

有那麼多的旅館, 就表示有那麼多的人
想要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做一件沒有人知道的事情

當然也許有人為了好玩,也許有人為了新奇,
不過套一種蘋果賈伯斯簡報時的技巧

『我們的旅館,
到2008年5月以前,有98%的使用率,
其中,90%的使用者,會因為不想在家裏做愛而來,
當中 87%的人是因為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而來,
78%的使用者為了不願意讓他人有機會發現自己跟誰在做愛而來,
有69%的使用者是因為正要跟不應該是他做愛的對象做愛而來,
看啊!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結果;多麼性感的比例。』

一想到這裡
就讓我感到不寒而慄,

那還未能讓我了解的社會底下一塊不為人所道之道啊...


由 dAb 發表於 4:56 AM | 迴響 (1628) | 引用

October 7, 2007

[薄小說] 大便人生

他轉頭看了看在馬桶水裡的大便,當然,是出自於他自己的肛門,以時間來描述的話是[熱騰騰]的,但是以溫度作為準則,是不是真的熱騰騰,則就不那麼確定了。

他定睛看了一會,終於盤算出他一整天的策略。

首先,看這一塊的形狀,圓圓潤潤的,帶點鵝卵石的形狀,不過右上角卻凸了一小塊,。這塊好理解,總之大概就是圓圓的,然後把右上角突起、有些支解掉的分散區域,當作是隻小手,待會大概就會看到他逢人便揮手招呼吧。" 圓滑處事,寬以待人,打個招呼就是。" 他應該是這麼樣在心裡像讀個籤詩一樣的唸吧?

再來旁邊那一跎,會說是那一跎,就是因為它並不是獨立的一條還是一顆,而是由很多小條小顆的匯聚而成,仔細一看,大概有點番茄的形狀,所以他決定待會去摩斯買早餐的時候,多要兩包甜辣醬,不要問他為什麼;為什麼不是番茄醬?這 就是大便占卜神祕的地方。


由 dAb 發表於 4:35 AM | 迴響 (5) | 引用

May 20, 2007

[薄小說] 看不見˙不知道˙有沒有

上回跟研究所同學一起喝了杯咖啡,有了個不知道是否真確的"發現"。對我來說,它是個發現。

我們共同的結論是: 或許要遇到下一個;上一次才會真的復原了吧。

面對一個看不見的傷口;你沒有能力確定它是否存在,只知道曾經發生過足以產生傷害的重重一擊,找遍身體裡外,卻沒能看見任何傷痕,但它竟又實實在在地對內心的思考或外在行為有著若有似無的影響,這樣模稜的情況說真的,很辛苦。


由 dAb 發表於 3:23 AM | 迴響 (5)

April 17, 2007

[薄小說] 貓男與錶女的一百則故事


錶開始鋪了起來
整個空間看起來即將充滿了錶

ㄟ 你之前說到底是錶女和貓男還是錶男跟貓女

喔 妳現在要聽這個幹嘛啊
沒有啊 就突然想知道啊

這個啊,其實本來是錶男和貓女
他們啊 一個賣錶一個賣貓 在夜市裡面
大家都叫他們錶男和貓女
直到有一天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
他們突然覺得
錶男 和貓女
實在聽起來太奇怪了
妳想想看
錶男和貓女耶

所以啊
他們就交換過來賣
貓女就開始賣起了錶
錶男呢 當然就賣起了貓啊


由 dAb 發表於 9:29 AM | 迴響 (4) | 引用

January 11, 2007

[日日記] 其實這只是一個故事,沒有輸贏。



請先閱讀 前篇: 實際上那可能只是一場夢, 所以我贏了


這或許會是宇宙偶發產生重複的最後一個機會了吧。最後一次的那一天的那一門課。

我拖著好像快要三度感冒的身軀,在這個對此季節來說極不尋常的陽光普照之下,踏出家門。騎上機車,沿著辛亥路騎上這已經不能熟到不能再熟的一段,把車停在這一個停到不想再停卻又還得停上個幾年的三段式斑馬線的這一端。燈轉綠,我沒有意識的跨步出去,移動到對面的那一端。有爵士音樂流出來的那一端。

這一日,原本完全無意來到這裡。

坐在星巴克裡一向搶手的沙發座椅上,這間位於台大後門的墨綠色咖啡連鎖店。不只是難得的和煦冬陽,就連高朋滿座的生意也就像那天一樣,好像在暗示著宇宙說不定,終於要分岔到我想要去的那個地方。新推出的是摩卡瑪奇朵,什麼怪東西,我一向很守舊地從來不點半人魚咖啡女神所出的新產品。但是今天我點了。選的也是熱的。

會不會我坐在這裡,看著這好像似曾相識的景象,就會讓兩個毫無關聯的宇宙時空產生一點點的重疊?

再看見她,一次。


由 dAb 發表於 9:08 PM | 迴響 (1) | 引用
All Pages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