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 2009

[台大寶] 28歲的我與研討會論文退稿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0.21505500 1246728650.jpg

我知道,有失敗才會有成功,失敗為成功之母,
但直到我嚐到了論文被退稿的滋味;
還是會想要套一句神奇寶貝裡頭的火箭隊員被電飛時總是會說的一句話:「好討厭的感覺呀~~~」

24歲的我與資料結構與演算法也是曾不情不願地一起相處了段時間,現在,28歲的我,看來也是得咬緊牙根,在退稿陰影的伴隨之下,繼續匍匐前進!!

由 dAb 發表於 1:27 AM | 迴響 (8) | 引用

June 22, 2009

[雜感] 世界才正要開始要因為網路而改變還是說網路才正要開始為了世界而改變?

五十年後的今天,也許世界才正開始要改變,因為網路的影響而改變。

我一直記得多年前從彼得.杜拉克的書上所看來的一句話,從過去的歷史來看,一個新的科技,真正發揮它的影響力,大約是在新科技誕生之後的五十年才會發生。

是五十年嗎?還是十五年? 我記不清楚了,但是今天晚上,我寧願相信他說的是 五十年。

因為2009年的今天晚上,我看見了網路對這個社會,甚至整個世界所可能產生的巨大影響,才正要開始。而網際網路的誕生(1960年)至今,也即將在2010年邁入第五十個年頭。

底下這一張照片,雖然不怎麼起眼,但卻也許能夠說明我當前的想法: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0.69505100 1245621310.jpg

照片右下腳的時間,是中國湖北省石首一個酒店廚師離奇死亡的第三天,而照片背景中站成排的是中國武警,照片前景的人們,是大批(據估為3至7萬人)擁至酒店附近聲援死者家屬的大陸湖北省民眾的其中之三,而照片的左下角,一隻看不出拿著是什麼牌子的(山寨?)手機的一隻手,正在動手紀錄著這一切,

鏡頭當中看不到的,是拍攝這張圖片的攝影者。

我們可以相信,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極有可能也是一位中國人,而且他不僅動手拿起相機紀錄了這一切,我們也能確定他還做了另外一件事:上傳照片。

中國大陸的統治者,難道真的天真的以為他們可以防堵這數以萬計的手機攝影,充當世人的眼睛?

你可以想像,現在就算再山寨的手機,也能輕易的擁有拍照、錄影的功能。上傳照片,使我們得以看到畫面,而影片呢? 你如果真的有興趣,就去YouTube搜尋「石首一心」。

我相信你和我一樣,看見不只是一張張的畫面,而是群眾的憤怒、是武警的恐懼,是所有人的無知。在這樣的時代,中國還能靠官方媒體宣揚不實的消息來管控人民多久?在這樣的時代,暴動的民眾竟然天真的以為擊退武警就是獲得勝利,這一切 在你眼前無所掩飾地一一上演,在我眼裡,所呈現的是 一個正在改變的世界。

中國人民在改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開始知道一條性命的價值,從有了網路可以上傳影片與照片開始,他們了解到,可以在事情發生了以後,透過網路讓其他人知道發生過了什麼事,有了Twitter開始,他們開始可以在事情一發生當時,就讓所有的人都知道。

臺灣也在改變,從什麼時候開始,中國人民自發自主的反抗政府的事件,不再成為我們頭條新聞的焦點?
當上萬武警、鎮暴車開進石首,而事發的酒店已被焚毀殆盡之後,要再過多久,再發生多嚴重的流血鎮壓,我們才能在新聞臺的政論節目當中看見名嘴們發表他們的看法?
當中國官方媒體宣稱,暴動是法輪功所煽動,而且已經迅速平息的同時,我們的新聞媒體敢不敢報導真相?一旦報導了,那麼早已突破三千人數大關的大陸遊客團,在臺灣媒體上看到了真相,看見了自己國家正在發生的醜惡暴行,中國政府豈會坐視不管?
不報導,那便保全了大陸遊客所帶來的龐大收利,只不過這樣一來,我們這些自驕自傲地誇耀民主萬歲的臺灣人民,腳底下的自由土地還能稱得上自由嗎?自由廣場還自由嗎?自由日報還自由嗎?自由都不自由了,民主還能民主嗎?
如果說 不自由毋寧死 還是真的,那我們該要何去何從?

Google也在改變,當初的Do No Evil,如今變成「深感抱歉」?沒錯,現在你了解了我的標題,網路也許也才真正正要開始因為世界而改變。我將上面的影片嵌入到文章裡的目的,就是希望在這影片消失在YouTube上而再也不能播放的時候,我們得以為即將來臨的新的網路發出憂嘆,而為過去的自由的網路感到悼念。

這些改變底下,所呈現出來的,將是更可怕的荒謬與衝突。(更多請見:「中國、伊朗、美國、谷歌:雙重標準下的荒謬世界 - MMDays」

天已亮,鳥叫,我已無法再為你寫下更多

世界一直在變,只有我沒有變,
依然是在深夜五點睡不著覺,
寫下對這世界的改變無法帶來太多改變的 又一篇文章。

由 dAb 發表於 5:41 AM | 迴響 (1) |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