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9, 2007

[日日記] 失去平衡

簡單講,就是說我的資格考沒有抵掉。

補救的方法,就是報名參加三月份的資格考。我不喜歡考試。 當時知道結果的時候算是難過了一個下午,回到實驗室座位前,坐下來,竟然還差點淚水奪框而出。後來覺得就這樣乾坐著也不是辦法,所以就移師到Starbucks去了。自己整理了一下心情,想好好在感人的咖啡香空間裡面兀自掉下幾滴眼淚的我好像也因為突然間的理性回籠而掉不下半滴,頂多就像打哈欠那樣的程度半濕眼框而已。省思了一番。得到了 失去平衡 的這樣一個結論。

簡單講,就是說,原本的我,大約一年多前,對於資訊的需索一向很隨緣,總是認為該被我看到的或是該要吸收到的就應該會自己跑到我的面前,神奇的是,好像也一向就是這樣。偶而去誠品晃個兩三個小時,多半的書拿起來翻個兩三下就會放回去,少數有趣的就會好好看個仔細,然後過幾個禮拜就會突然發現之前看到的那些東西竟然還真是有用! 看電影也是,上網站也是,跟人交談也是。所以我一向都不會太焦慮於資訊取得太少或創意養分不足之類的事情,反正該讓我知道的好像都會有人讓我知道,不知道的那多半就是我不該知道的了吧。 所以,我多半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去看電影或是看太多書,總之就是該讓我知道的東西都會很有效率的跑到我的面前讓我知道。結果,這樣的均衡好像在上了博士班之後漸漸消失。說是均衡,原因在於我本身很有嗜愛玩樂的細胞,抱持著隨緣的態度進行玩樂或休閒,的確也讓我多了很多的時間在課業上或是正經事上面,例如寫Paper寫論文或是準備博士班考試之類的。

失去了均衡,變的有些奇怪,每一部電影都想看,每一本書都想讀,每一個女孩子都想好好認識,每一個可以跟人對話交流的機會都不想放過,每一個邀約好像都覺得錯過可惜。所以,好像就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做這些我所謂的思想肥料的事情上。說穿了,現在看起來(包含現在),感覺就是有個空空的地方,或者說,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有個空空的地方,然後就想要找一些什麼塞進去看看。總覺得好像多塞總比空空好,所以就很飢渴的破壞了原有的均衡。

情緒也變的比較奇怪一點,總結來說,我的症狀除了可以用創意焦慮來形容以外,應該可以說是一個想太多的症,想太多症。整個就是想很多。剛剛跟小乖去了LUXY聽HP贊助的Hifana現場Live!表演,我被載,去的時候腦袋裡還正想著: [ 哇,感覺好多了。之前那樣好像真的是想太多,現在怎麼感覺起來一切都很美好? ] 然後,五分鐘前的那一刻,卻像隻青蛙一樣攤在電腦前面,覺得好辛苦好難過。也變的太快了吧?

基本上,我現在應該還沒好,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這種時間打這些一副就是想很多的樣子的文章。

搞不好,繞了一大圈,那麼多什麼症什麼症的,根本就是愛缺乏症候群吧。
啊,還是說,是愛愛缺乏症候群!?
怎麼差一個字差很多。


由 dAb 發表於 3:14 AM | 迴響 (11) |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