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記] 我認為那是一場戰爭, 而我還沒有贏

這是個故事關於一雙紫色的美麗的雙腿, 以及傾倒, 鬥爭中的星巴克.

我逕自認為那是一場戰爭, 一場關於東洋好人與西方情聖的爭奪故事. 那雙被紫色包覆著的, 腿, 像宇宙重心一般讓星巴克裡的光子全部歪曲到了那裡去, 如果男人們的目光也算是一種光的元素, 那麼我想, 真是集中地有夠厲害的了.

腿的主人, 戴有一頂純白色毛絨質感的棒球帽, 氣質十分又不失自我性格的細黑長髮兀自絲垂而下, 一直到碰了肩線才又以自然的角度收了回去, 那頭髮光澤簡單卻超然地界在低調的黑亮之上、色染的華麗之下. 被髮絲與帽沿圍繞的方寸之間, 隱約可見精俏的五官, 正確一點來說, 應該是細小而巧妙的微微唇翹; 薄而纖細的質感, 讓彈跳在線條間的色澤更顯動人, 真難以想像光線在這樣柔軟的材質上不斷折射、穿透、再折射、再穿透, 何等複雜美妙, 任誰也想要化為光源的一份子, 反射、穿透、再反射. 看不見的那雙眼睛, 恰因為人類神妙的完形機能而好似可以造像一般, 想必也是細緻而迷人的吧.

目光不情願游離開精緻但不精確的面貌訊息上, 接續的深黑色上衣, 是屬於V字領口的款式, 純粹的亞洲膚色, 不黃不白, 就是那種只有在日本卡通動畫裡面才會出現的那種所謂皮膚色. 那等美好膚色的露出總面積, 大剌剌地在矜持的邊緣遊蕩, 誘人的背部肩線與脖頸之間, 是技巧超群的白色綁帶. 那綁帶連著下來的部份會是什麼呢, 再連著的部分又是連著什麼呢? 這秘密只能永遠埋藏在那身黑色的外衣之下了罷.

她一隻手撐扶著因長時間閱讀而有些許疲累的小巧臉蛋, 手臂轉彎處包圍著正巧一塊 純黑 但又些微 隆起 的皺摺, 重力, 時間與光線, 好像在這個位置又曲折地更加嚴重了. 但是當僅存的目光逃離當下的束縛向下游走, 才會知道這整個充滿了連鎖咖啡香氣的宇宙中的重力奇異點, 其實該是在那纖長延續的紫色之上, 與咖啡棕色沙發套布之間的交接位置, 在那裡原本根據宇宙常規以及常識判斷應該得要存在的中間部份, 應該會是某一種什麼顏色罷, 竟似乎被吞噬了一般地完全不可見了. 或許就是這樣子不可見的狀態, 引發了這個文藝空間一整個半邊的傾倒, 而能夠支撐住而不至於讓這個小宇宙倏縮迸裂的, 只剩下看著窗外, 咖啡杯, 行事曆或是熱烈交談中的女性們. 如此難得的在這樣一個時空下, 女人存在的重要性與主觀意識不再容人置喙, 在這空間裡的男人就像失了神魂而無法以意識左右的太空探測船艦, 不自主地撥弄著頭髮, 擠出雙眼皮, 或是一邊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溫文儒雅吞下咖啡, 一邊墜毀在那原本應該有著三種顏色的兩色交會點, 致命的紫, 該死的沙發布, 一雙完美的腿.

時空的扭曲, 一切都得起始於原本要去的課沒去, 要點名的時候應該即時飛奔抵達的沒有來得及抵達, 應該要補點的我卻不想要以這種閃電般出現的方式再去跟老師說我有來;要補點. 所以乾脆就翹課吧. 反正我一直都不是那種重視翹課三次的規定到底已經用掉幾次的人...


由 dAb 發表於 2:36 AM | 迴響 (10) | 引用

December 2, 2006

[日日記] 近來很沒勁

轉眼間, 又要去跨年了.
怎麼說這一年也將會成為難以忘記的一年吧, 不知道會不會忘懷. 所以用忘記就好.

最近繼之前的憂鬱危機之後, 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

電影猛看
小說猛讀
遊戲猛打

就是正事沒做幾件. 自己也覺得奇怪, 不記得以前有這麼需索無度地渴求這些媒體娛樂. 所以是怎麼了嗎?

突然搞清楚了人生的方向,
還是搞清楚了人生方向的徒然呢?

最接近的推論, 可能還是空了一塊什麼, 我的小小防衛機轉不停想找東西填補吧. 或是麻醉之類的東西.
可能實際也沒那麼嚴重, 不過還是辛苦它了.

糟糕的是,
電影看了, 小說也讀了, 遊戲也全破了,
但是風一吹,
怎麼還是感覺一樣虛虛空空?

難道說是在等Wii? (明明就不是開玩笑的情緒, 還是硬開了...)

由 dAb 發表於 10:41 PM | 迴響 (13) | 引用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