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2, 2009

[日日記] 事後五片郎


分享

總算結束了。

上週一整個禮拜都在趕一篇研討會論文, 論文的內容十分難寫,不是在於數學很難或者是多麼複雜的技術,而是在於整篇論文所描述的是一個給乳癌病友作身心復健的多媒體空間,其中有多達六個項目的互動多媒體,病人來到這個空間之後,所接受到的是一站一站類似迪士尼遊樂園般的不同遊戲或教學,帶領她放鬆或運動。要能結構性地描述清楚為什麼要有這個計畫、並且逐一將六個項目的多媒體內容的設計目的、過程、結果講清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對我而言,最困難的其實都不是這些,而是要用英文!!

英文寫作真的是臺灣學生,至少是我的最大難題。平常在寫部落格文章,你看我這篇寫到這裡,才花三分鐘不到,雖然不算結構嚴謹或是文采繽紛,但總好歹也是閱讀無礙。不過要用英文書寫,而且用雙欄(double column)10頁的論文好好的把事情講個清楚,對我來說真是個挑戰。

更何況,原本留了一週來寫,但又因為中途感冒,整整三天渾渾噩噩的消失掉的結果,就是在週六中午12點的截稿時間之前, 整整挑燈夜戰了三十四小時!這當中未曾闔眼。而三十四小時之前,也僅只睡了五六個小時而已。實在是一個非常恐怖的經驗。

就在11點58分,我用顫抖的食指按下送出按鈕,正當我以為最後版本的論文即將順利送出時,系統就斷線了。它告訴我說,11點59分已到,該研討會論文接受時間結束,您的上傳已經中斷。

就這樣,我的論文修改好的最後一個版本就這樣停留在我的電腦裡面,沒有送出去,而投稿系統裡面的檔案,則是還未改好,據我們老師的說法:如果改好的丟出去,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機會;而你這個沒改好的,也許只剩下七十或者更少。

而這個機會代表什麼呢? 這次丟的研討會是ACM Multimedia,據說能夠一舉獲得三枚博士點數,也就是說,只要能夠通過,就表示我的博土之路又更向前邁進一步。但,現在的事實則是,前途堪慮。

雖說也沒那麼悲觀,大不了改投別的研討會,但對任何人而言,能夠一次就做好的事情為什麼得要再做第二次?尤其是我,我是一個比別人更難以接受同樣的考驗跟苦難要再作第二次的人。

總之,往好處想,這次的練習,的確是有讓我自己對英文寫作的能力稍稍增加了點信心,我覺得我還算能寫,雖然文法錯誤百出,例如學弟說我的句子裡不是沒有動詞就是沒有主詞,但這寫總還算是寫作上得很小的問題,總是可以找到人來改嘛!

原本只是老師問說我們這個針對乳癌術後病人的計畫是不是應該丟一下稿子,我說好,然後就開始寫,一開始寫的很心虛,很沒信心,沒想到寫到後來,越寫越像一個樣子,寫到自己都覺得好像是蠻不錯的一個東西,沒想到,最後卻硬是多了那麼一個缺憾...

在缺憾發生,也就是知道自己最後一個版本沒有順利上傳成功之後,我寄了個信給該研討會項目的主席,試圖要申訴一下被中斷上傳的狀況,但一如預料,目前是石沉大海了,發完信了以後,我倒頭就睡。

隔天就跑去白鹿洞借了五部電影, 這就是我標題 事後五片郎 的由來。謝謝大家。










0 TrackBacks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blogs that reference this entry: [日日記] 事後五片郎.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dab.idv.tw/blog/dab-mt-tb-dab.cgi/802



更多同類文章看這裡: [ 日日記-2009-04 ]   
由 dAb 發表於 April 22, 2009 9:49 AM

相關文章:

[影電] 事後五片郎-續 - Apr 22, 2009

[日日記] 咳嗽不能吃香蕉 - Apr 12, 2009


Leave a comment






備用迴響區(若上方迴響功能失效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