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08

[影電] 海角七號


分享

這一部電影的片名在這一陣子差點就要變成「你看了沒」。

實在太多人跑去看,也實在太多人當面說、用MSN暱稱說、還甚至直接用手機打來說:「海角七號超好看!你看了沒?」,連那種「不看不是人」的說法都一一出籠。到了這步田地,我和Sleepwalker 可是說什麼也逃不掉了,身為一個自以為文化觀察者,當然要親身去電影院公平地給這部電影一個判斷。如果等DVD出了到時候再來有什麼意見好像也就沒那麼有立場了。

http://www.dab.idv.tw/amfphp/services/0.63753800 1221592847.jpg

颱風天的夜晚,晚上十點,影廳門口竟然擠滿了要入場的觀眾,果然真的如同朋友所說:「座無虛席。不訂票可能看不到」...

兩個多小時電影結束,我伸了一個懶腰,第一個想到要看的,就是究竟電腦動畫是哪個Studio做的。實在是不太夠水準。但我終究還是一個閃神沒注意,就讓工作人員名單給捲了上去,沒搞清楚。

首先,在我大發議論之前,要先給予導演一個最大的鼓勵。雖然底下不乏批貶之詞,但我還是認為能夠認真拍出這樣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國片,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總之,看完之後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台灣的市場其實包容力很大。原來台灣的觀眾很清楚的可以分出什麼是自己想要;什麼是不想要的。海角七號的票房證明了它實際上就是一部「台灣觀眾想要」的電影,但換句話說,一部「台灣觀眾想要」的電影並不能因此就證明它是一部「很棒的電影」,只能說,在無數的同志、蕾絲邊還有無數個導演自溺的「自己的故事」之後,總算有一部能讓觀眾放輕鬆觀看的電影。以上所說的,其實給了我的感想是,台灣人對市場產品的鑑別度是有的,但條件很寬鬆。所以說,像無名小站這樣子很爛的大站就要小心了。台灣人並不是沒有鑑別度的,只要有一個明顯的讓大家感受到:「啊,這是我想要的。」東西出現,那麼善變易忘的台灣人可是很容易轉邊站的。

怎麼說台灣觀眾條件寬鬆?怎麼個條件寬鬆法? 話說,不知道是不是我去的今日數位影城的問題,中間有好幾個段落的剪接都極為突然,突然到連畫面跟聲音都在一陣跳躍之下對個不上,接上去的點突兀得讓人難以接受,隱約印象中是有兩三次這樣的問題,但我唯一記得清楚的是茂伯在講完經典的:「啊ㄗㄟ乾每賽嘎掉?」,之後,突然畫面一轉到了茂伯後方,緊接一個不到兩秒的樂團演奏,背對鏡頭的茂伯突然轉頭過來摀住耳朵說:「那A價大聲!~」 話音才剛落,觀眾都還沒時間發出笑聲,畫面竟然又來個一跳來到了戶外場景。這幾乎不是一部院線電影應該要有的剪接水準。兩三個突如其來的轉場都讓我一再懷疑到底是不是放映廳的問題而不是剪接造成的。說到這又再度證明了台灣觀眾雖然有鑑別度,但容忍力也實在太高。有那麼多的朋友推薦我去看,但卻沒半個人提到過這問題!

回到電影。我知道很多人看了都覺得「非常」好看,也有人因此愛上女主角,不過我認為演員的演技除了少數演員表現出色,例如主席,該生氣的時候生氣,該高興的時候高興,馬念先呢,雖燃眉什麼複雜的內心戲,則是只要馬臉一出現在螢幕上,就有了最好的笑果,而且好歹他在電梯前面臉垮下來的樣子很自然、很好笑。反而是夾子小應,除了那套紅西裝之外,沒有給我太出色的感覺。當然,講到水蛙就不得不提一下老闆娘,老闆娘雖然戲份不多,但我覺得演的恰到好處、濃淡適中,讓人印象很深刻,就算是因為導演將乳溝的鏡頭角度瞧的太好才讓我有如此印象;我也還是要在這裡將她稱讚一下。

演技最差的前三名,當仁不讓的第一清潔工林曉培,第二名是女主角友子(田中千繪),第三才是我原先認為眼睛太大有點欠揍的范逸臣。在電影裡面,范逸臣演的還算好,該欠揍得時候欠揍,該耍帥的時候耍帥,雖然耍帥的時候看起來其實還是有點欠揍。再來女主角友子,這就牽涉到這部電影裡我最不滿的地方,女主角從頭到尾歇斯底里到一種太過分的程度,除了歇斯底里之外(好喇,還有後來舞台旁的『呆住』演出),我實在看不出來究竟還有哪些段落可以再拿出來說的。就因為劇情把女主角的歇斯底里弄得大大超過,歇斯底里的日本中文又火上加油,而導演也沒要花時間收斂一下,馬上就讓兩人搞了起來,雖然劇中男女主角乾柴烈火的情節肯定要發生,但一旦上了床開始發生,我卻依然覺得很突兀。

看到最後的老婆婆那一段,我實在失望、驚訝透了。信得內容寫的很好,旁白也讀的很棒,醞釀了整部電影的時間,最後的高潮,竟是一段極為不自然的演出。

老婆婆放下手邊的工作,轉過頭來看見身旁放了一個沒見過的盒子,第一個動作竟然是維持陌生的盒子不動,毫不猶豫地將雙手伸出,把蓋子靜靜掀開放到一旁!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再來,老婆婆拿起照片看見照片裡的女孩竟是數十年前的自己;再一轉念也許也會想到這段思念一輩子的了感情,老婆婆拿著照片的雙手理應早就忍不住顫抖,垂垂老矣的雙眼就算視線再模糊,也應該會盯著照片不放才對,哪有可能像鏡頭上演的那樣,才看了照片幾秒便輕輕地將它放了回去? 穩穩地拿出信封,而且連看也不看便知信封已開了口,然後行雲流水地將裡面的信抽出來打開?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這就是導演故意想要表現的,故意要表現一個冷靜的婆婆,一個安然面對過去的老人,一雙不會顫抖的手,一段不能搶過男女主角風采的背景故事!? 更別提老婆婆雖然在後院做著日常工作,卻穿著新衣新鞋? 導演大可因為故事的主軸不在她是在范逸臣和歇斯友子而不將這一段用心處理,但也不能用如此粗糙的手法來了結一段醞釀了兩小時的故事線。

最後,說我雞蛋裡挑骨頭也可以,但我還是要講。電影當中寫信的日本教師,一開始出現的畫面都是背影,這樣的手法很好,也很能讓觀眾想像,就算光看背影也會"以為"那就是中孝介,那沒關係,但是實在不應該在最後大膽地一舉戳破觀眾的想像,讓中孝介露臉了啊!這樣對嗎? 難道說那又是導演故意的嗎? 難道說是個前世今生的隱喻嗎? 那不然為什麼一定要讓這個人露出臉來;而且又剛好是個時空錯亂的中孝介呢?


批評的差不多了,但先前該褒獎的地方也都講過了,剩下的就是我不知道究竟台灣片商趁機將九降風還有海巡尖兵趁熱重新上映是不是一個健康的態度,其餘就再沒什麼好說了。

經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總算有一位台灣導演願意拍出一部笑中帶淚的電影,不再去討論 你那邊幾點,我這邊起毛球了沒,也不是自溺的總是認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永遠最值得用輔導金來訴說, 而是認真的去講一個故事,這真的是值得鼓勵。

雖然雖然,雖然「一群不可能的人馬組成一個不可能的樂團」已經是傑克布萊克之流的老梗了。

喔對了!我想起我最欣賞的一段是在戲的最前面,男主角還沒露臉時摔了吉他那一句:「操你媽的台北!」 大大的諷刺了許多國片雖稱是"國"片,但其實根本就是台北國片而已。這句對白也與月前的一首京奧紀念歌「操你媽的北京」有了個異曲同工。










0 TrackBacks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blogs that reference this entry: [影電] 海角七號.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dab.idv.tw/blog/dab-mt-tb-dab.cgi/740



更多同類文章看這裡: [ 影電˙VieMo ]   
由 dAb 發表於 September 17, 2008 3:16 AM


3 Comments

[1] Posted by: Ravi on November 22, 2014 4:39 AM

Fell out of bed feeling down. This has brehntiged my day!

[2] Posted by: Ravi on November 22, 2014 4:39 AM

Fell out of bed feeling down. This has brehntiged my day!

[3] Posted by: Ravi on November 22, 2014 4:39 AM

Fell out of bed feeling down. This has brehntiged my day!

Leave a comment






備用迴響區(若上方迴響功能失效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