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1, 2007

[日日記] 其實這只是一個故事,沒有輸贏。


分享



請先閱讀 前篇: 實際上那可能只是一場夢, 所以我贏了


這或許會是宇宙偶發產生重複的最後一個機會了吧。最後一次的那一天的那一門課。

我拖著好像快要三度感冒的身軀,在這個對此季節來說極不尋常的陽光普照之下,踏出家門。騎上機車,沿著辛亥路騎上這已經不能熟到不能再熟的一段,把車停在這一個停到不想再停卻又還得停上個幾年的三段式斑馬線的這一端。燈轉綠,我沒有意識的跨步出去,移動到對面的那一端。有爵士音樂流出來的那一端。

這一日,原本完全無意來到這裡。

坐在星巴克裡一向搶手的沙發座椅上,這間位於台大後門的墨綠色咖啡連鎖店。不只是難得的和煦冬陽,就連高朋滿座的生意也就像那天一樣,好像在暗示著宇宙說不定,終於要分岔到我想要去的那個地方。新推出的是摩卡瑪奇朵,什麼怪東西,我一向很守舊地從來不點半人魚咖啡女神所出的新產品。但是今天我點了。選的也是熱的。

會不會我坐在這裡,看著這好像似曾相識的景象,就會讓兩個毫無關聯的宇宙時空產生一點點的重疊?

再看見她,一次。

在那天之後,我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天天走進這裡,點上一杯我從來沒有上癮過的美式熱咖啡。我所堅持的,好像只是因為每天重複做這件應該是那一天的起點行為,就會再度引發同樣的故事一樣。我沒有時間每天都點了咖啡以後,坐等在咖啡店裡面待宇宙的轟隆一聲重複,所以一開始的幾天,五分鐘三分鐘,雙手握著熱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期待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第一天最是期待,是不是她也可能像我一樣決定再來一杯,提高時空重複偶發的機會?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按照社會學心理學數學物理學行為科學之類的,當然再加上大部分的我的美好期許,整整一週過後大約也就是七天之後的同樣課程再來一次的那一天,好像發生的可能性高到值得我再度翹開課程,喝著同樣難喝的美式熱咖啡坐上一整天。並不是命運作弄人,而是我一向沒有那麼多時間。就算是那樣的一天,我還是只能視線環繞一圈,在櫃檯呼喊葛先生的咖啡好了之前,等待她的出現。我常常就這樣微微的笑,搖搖頭拿著幾乎主要功能是拿來溫熱手掌的熱咖啡,走過55秒的斑馬線不情不願的走進學校。接下來的日子,我不知道像執行儀式一般的點了多少杯灰黑的美式咖啡,也不知道有多少次為了沖淡苦澀的口味而在調味台上倒完了整罐的全脂牛奶。就算是感冒到了第二次,我也傻傻的寧願相信熱咖啡裡的咖啡因說不定會跟普拿疼成分裡的咖啡因有同樣類似的效果,所以說不定感冒不能喝咖啡的假說因此而缺乏根據,而我不停重複這個儀式的舉動好像也才有了繼續的動機與理由。

陽光繼續普照,爵士音樂也繼續擴散在連鎖咖啡店的連鎖咖啡香中。

我永遠記得,當下我決定跟出去的那一個剎那。覺得自己好像笨蛋。自以為是電影裡面憂鬱而風度翩翩地跟隨女主角而下一步就是產生難以忘懷又無比神妙的浪漫情愛。我真的就這樣跟在她後面出了店門,她和他,們,一起等著紅燈,發出紫色光芒的女孩手上還是拿著一張不甚精采,而且因為缺乏經驗缺乏深思缺乏熟慮而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的紙條。我沒有辦法站在他們後面一起等著紅燈吧,跟在後面走出店門已經是我對道德低下的最後讓步。抬著頭好像在看著星巴克店外張貼著鼓吹咖啡因如何美妙的海報,其實還是暗地裡望向九十度角那一方的兩個人。

小綠人邁開步伐,我們三個人走了出去。

我一向是這麼的自以為吧,明明就是她和他一起算成他們兩人,硬要把自己狀似和樂地加進去變成我們三人。可能是因為至少在這五十五秒的紅綠燈裡面,他們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對情侶,這給了我一點樂觀的權利。小綠人還沒有停下來,他們就到了對面,往右邊的人行道上轉去。

一向強烈的道德束縛已經不允許我再跟隨下去,只能一睹我的視力矯正程度能夠撐到看清楚他們下一個動作發生之前所拉長的那個距離。那樣的男子,看起來就不像是會把鑰匙插進去摩托車裡抖動引擎的人,兩個人都不像。當然,所以他們一起進了車。

我允許我自己,應該說,我忍不住,站在燈號柱底下,跟紅色的小人一起站著等待,等在那裡,假裝好像要再度跨過馬路回去店裡一樣。其實我的目的任誰都清楚,所謂的我們三個,應該都清楚。

所以當一輛七成新的福特天王星駛過來的同時,紅燈合作般地亮起,但我身旁小綠人卻不合作地開始走動,深藍色的天王星只好停下來,我的偽裝只好也只能尷尬的由等著過馬路;轉化為好像在等人過馬路,低俗又容易看穿的伎倆,但是沒有任何一枚神經元有辦法控制我的行為與視線。車裡,男子看著路,看著我,正在笑,一邊朝著她說了些什麼,一邊手指著我這個方向。小綠人停下,變紅。天王星等的燈卻綠了。宇宙開始向前移動。

如果說幾米繪畫的向左轉向右轉是悲劇的雙向平行,那麼我就不覺得像當時那樣的垂直交叉相比起來幸福了多少。不過就多了一個五十五秒的點。這個點在宇宙宏觀的角度下是如此狹小,在這個點之後,我一直無法確定,,當時的她,是不是真的隨著往前移動的宇宙,而回過頭來看著我,直到天王星像企業號一樣閃了一下消失在宇宙的這一端。直到無法再看見為止。已經再怎麼樣也無法確定了罷。

現在的我,就算喝下整間店鋪最灰黑的咖啡,好像也沒有辦法回想起來,到底當時她伴隨著天王星的車窗一起向前消失的視線以及淡淡的微笑所代表的可能是什麼樣人類學行為科學社會學天文物理數學等種種科學上的意義。

再也沒有辦法確定,直到宇宙重複偶發為止。

既然是偶發,就好像應該不會重複吧。我應該要悲傷的這樣想才對。不能再忽略從文章開頭就存在的詞藻上的矛盾。

只有在寫下這一段的同時,我彷彿才看見她打開店門,宇宙之光用慢速度時間播放她推開門走了進來的這段畫面。最後一個畫格停下。其實,什麼 也沒有發生。一切好像從來都沒有過。也不會再有。

咖啡飲盡。

故事結束。










0 TrackBacks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blogs that reference this entry: [日日記] 其實這只是一個故事,沒有輸贏。.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dab.idv.tw/blog/dab-mt-tb-dab.cgi/345



更多同類文章看這裡: [ 日日記-2007-01 ] [ 薄小說˙lepto Fiction ]   
由 dAb 發表於 January 11, 2007 9:08 PM

相關文章:

[日日記] 又過了一段時間 - Jan 28, 2007

[純推] Wii got iPhone, at last. - Jan 10, 2007

[日日記] 跨年報告 - Jan 02, 2007


1 Comments

[1] Posted by: 阿祥 on January 13, 2007 12:04 PM

連天王星都出現了…下次還會出現什麼??

Leave a comment






備用迴響區(若上方迴響功能失效再使用)